老卒子:参加了个离婚典礼

网络转载 43 0
老闹比我小三岁,一米七六的个头,不说话时很绅士一人,一说话就暴露了,闹的不行,所以得了个老闹的外号。

这家伙买了三十多辆大卡拉货,听他说,一年也有几百的收入,今年疫情原因,到现在也没挣几个大子。

傍晚时叫我去吃饭,也没多想,就去了。

地点在一个很大的酒店,我到的时候发现门口停了几十辆车子,门口挂着横幅:XXX离婚快乐。

我一脸懵逼的看了半天,马勒戈壁,城里人都这么会玩了,离婚都庆祝一下么?

给老闹打了个电话,他说在六楼,还说六楼包场了,随便坐。

老闹和芳是二婚,他比她大六岁,两人有个女儿,加上老闹头婚老婆生的儿子,这伙计也是儿女双全。

当我走进电梯时,进来三男四女,一起上的六楼,看来都是老闹的朋友。

电梯门一开,只见六楼差不多快坐满了,大红的灯笼挂满了整个六楼,每个桌上都插着小红旗,写着:庆祝XXX成功单身。

老闹看到我,打了个招呼,扔给我两包烟,把我安排在离台子最近的一桌,他就忙去了。

同桌有四女两男,其中有个很委婉的女人,不认识。剩下的都是熟人。

六点半,主持人上场,嘚啵了半小时,七点竟然还有离婚仪式。

老闹和芳一起走上台,司仪端来两个里面不知装的什么的杯子,两人端起杯子,主持人说,这是分手的酒,必须一口闷,告别昨天的种种,从此两人各奔前程。

两人什么也没说,都是一饮而尽,然后下台,主持人又嘚啵了半天,酒席开始。

老闹坐在我这桌,我就问咋回事,他说过不下去就离呗,以后各玩各的。

我没多问,也没时间多问,老闹说今天没时间,以后细说。拿起酒瓶和酒杯就去各桌打招呼去了。

这顿饭吃的晕头八脑的,长这么大,头一回遇到离婚还办仪式的。

芳的表情很淡定,当我看向她时,冲我抿嘴一笑,两个浅浅的酒窝,我走过去坐下,拿出一根烟点上,吐了一口烟气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芳说,老闹在外面包了个日本娘们,就是我那桌上的生面孔。本来也没什么,男人嘛,她也可以理解,但是前几天他竟然带到家里来了,当着孩子的面,两人又搂又抱,这是明摆着不想过了,就离了。

我说,假如真如你所说,就是老闹做的过了,离婚,怎么分的?

芳说,房子归她,又给了她四百,每月老闹给女儿一万五的抚养费,考上大学什么的另外算,儿子是他的,他带走。

我说,你这么年轻,长得也不差,以后肯定还得嫁人,祝你幸福吧。

芳说,随缘吧。

我沉默了一会,就走了。

刚到车上,电话响了,是芳打来的,她说,她终于自由了,这次要把我吃了,反正我也不算欺负朋友妻了。

我说过两天再说吧,这两天大姨夫来了。

她说,今晚就想要,女人三十如狼的年纪,很难熬的,要不开好房等我。

我说,日子还长着呢,不差这一日,你也知道我不是随便的人。

芳说,那明天吧。

我说,看天气吧。



人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走到十字路口,向左还是向右,都没错,只愿我们不会为了今天的决定,在某天感到心痛。

打开手机看了眼天气预报,有雨,这天气是好是坏呢…


公众号:老卒子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