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赚分享 > 多渔 | 慢性子

多渔 | 慢性子

网络转载2020-09-10 00:49:32网赚分享386

我是个慢性子的人。

 

互联网的变化日新月异,按说我是吃不了网络这碗饭的,但是命运仿佛总爱和人开玩笑,我阴错阳差进入了网络这行,并以此为生。

 

前些年做网络的时候,研究过很多项目,而这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时效性很强的,趁着热点赚一波,和短线的股票投机差不多。

 

我也曾尝试过去追热点,但是,却不能做到大赚特赚,把握不好项目节奏,反应和执行总是要慢一拍,渐渐的,次数多了,我开始自我反省。

 

最终,得出一个结论,还是要按照适合自己的节奏去做事情。

 

做网络项目的人都是为了赚钱,无非是赚的多一点,少一点,快一点,慢一点的区别。

 

大多数人追求的,是如何用最快的速度,赚最多的钱,最好是能一夜暴富的那种,所以,每当有新的风口出现,就能看到一大堆人追着风口跑。

 

微博火了,做微博,公众号火了,写公众号,短视频火了,拍短视频,这些能赚钱吗?

 

毫无疑问,答案是肯定的,但这里有一个前提条件。


你是否适合做这个?

 

大的趋势,风口,很多人都能看到,但是,看到和得到之间,差的是做到二字,看似简单,实则难如登天,而毫厘之差,最后往往谬以千里。

 

其实很多人,都应该深入思考一个问题,自己的强项是什么,能提供什么价值,擅长做引流的,就去做流量,擅长做变现的,就把精力放在变现上,擅长资源整合的,就去混圈子,不断整合资源。

 

在做些事情的同时,找到自己做事情最舒服的节奏,擅长做热点,反应执行力强,就去做热点项目,执行力差一些,反应慢一些,就去做一些需要长期慢慢积累的,细水长流的项目。

 

我曾经做过的暴利项目也不少,但是却都没有发大财,和身边别的朋友不同,我似乎对赚很多钱的欲望没有那么重。

 

别人遇到一个暴利项目,总是心情迫切,生怕一不留神,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就从指尖溜走了,所以,拼尽全力去赚钱。

 

而我,却总觉得,项目很多,时间很长,赚钱是贯穿一辈子的事情,况且赚钱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而已,有什么好急的呢?

 

于是做项目的时候,便没有那么用力,自然赚钱也没有那么多。曾经我也尝试过逼着自己去多做项目,后来发现,这反倒让我心里很逆反,遂作罢。

 

慢慢的,时间久了,我想明白了,也越来越清楚自己适合做的事情,以及自己做事情的节奏,于是尽量调整到让自己最舒服的做事模式。

 

不能大富大贵,飞黄腾达又怎么样?

 

我就耐心的耕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安心的赚自己能力范围内的钱,不贪多,不冒进,戒骄戒躁,稳稳当当,挺好。

 

这个世界上,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很大,想不明白的人,便会徒增许多烦恼,认清自己,学会接纳自己的不完美,反倒会活的乐观豁达些。

 

不好高骛远,但也别妄自菲薄,脚踏实地,努力成长。

 

与诸君共勉。

 

公众号:多渔日记

版权声明:信息来源于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不拥有所有权。如发现有涉嫌侵权/违法违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tousu@dragonexs.com,一经查实将立刻删除。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勇哥捞偏门:关于社群自动赚钱的粗浅理解

勇哥捞偏门:关于社群自动赚钱的粗浅理解

最近看了一本书,中间人经济,给我的感想挺多的。 我主要是结合社群运营这一块去思考,虽然我自己的业务重心是项目,而不是社群,但是我对于社群还是比较感兴趣的。  ...

 老卒子:网络江湖里的“卖铲人”

老卒子:网络江湖里的“卖铲人”

互联网是座大金山,通往这座金山的大道何止千万条,有人找到了康庄大道,有人走的是羊肠小道,道虽不同,目的是相同的——淘金。当所有人都知道了挖金子不如卖铲子时,几乎有一半以上的人,都进入了卖铲行业,使得这一行红红火火,好不热闹。群众的智慧是无限...

老卒子:散装扎啤

老卒子:散装扎啤

1:女人无论多么闭月羞花,倾国倾城,如果没人用,也是摆设。2:人生如电影,播完就完了,永远不可能有续集和外传。3:人们总想着一夜暴富,就像看A片,只想看联通和移动时的景象,却忽略了前戏。4:做人顺时应如品茶,逆境当如饮酒。经历过酒的甘洌,才...

老卒子:卒记~4

老卒子:卒记~4

余枫站在原地正发呆呢,庆哥瞅了一眼说:新来的,你去东边的铺上睡,你们都挤挤,明天他家里人就能拿来被褥,都是难兄难弟,别JB整天就知道掐。东边铺上的人一个接一个的从南往北窜,这也是按资排辈,因为东铺的最南边紧挨着厕所,说是厕所,其实就是一个茅...

关于赚钱,人性,规则的小道道

关于赚钱,人性,规则的小道道

上午没事的时候,在小群里和大家聊天。群里的老钟问我,金融类的粉丝是不是很贵?答案是肯定的,不论是公众号,还是知识付费领域,金融理财股票类的变现能力都是最强的。老钟入市很早,高中的时候就开始炒股票了,期间研究过很多技法和流派,做了无数的笔记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