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卒子:卒记~4

网络转载 232 0
余枫站在原地正发呆呢,庆哥瞅了一眼说:

新来的,你去东边的铺上睡,你们都挤挤,明天他家里人就能拿来被褥,都是难兄难弟,别JB整天就知道掐。

东边铺上的人一个接一个的从南往北窜,这也是按资排辈,因为东铺的最南边紧挨着厕所,说是厕所,其实就是一个茅坑,只不过是蹲便的。

余枫没脱衣服,在铺的最南边躺了下来,夏天本来就热,整个屋子里只有两个电扇,闷热的很,晚上不盖东西,能不出汗就阿弥陀佛了。

余枫哪里睡得着,这一天来的经历就跟做梦一样,先是弟弟被打,余枫暴起打人,紧接着那家人报警,后来警察把余枫带到派出所,在那里审问了一番,就来到了这里。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生活很枯燥乏味,别管手里钱多钱少,最起码大家还有自由,如果失去了自由,一切就会更枯燥。

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时,有人巴拉了他一下,余枫立马睁眼做了起来,原来是到了2点,前一个值班的人叫他起来轮班。

一个人的神经被紧绷到了极限,哪怕很轻微的声音和动作,都会让他瞬间做出本能的应对。

余枫起来后,还有个人也起来了,两人站在屋里的门口处,开始值班。

值班制,是里面的规矩,从休息的时间开始,每两小时一个班,每个班两个人,其实也没啥事,就是站着,坐着,但不能躺着,因为值夜班的管教会看监控,一旦发现哪个号子里没有值班的,就会过来看,然后把号长叫醒,剩下的事就是号子里面的事了,反正都不会一带而过。

值班的都是小喽啰,号长和有头有脸的人不会值班,小喽啰出了事,号长就会替管教教育教育。

和余枫一起值班的人叫丁正,父母离婚了,跟着奶奶过,老人又管不了他,小偷小摸的惯犯了。

家里没人管,又硬不起来,进来多少次也是让人欺负的命。

丁正和余枫一左一右站着值班,余枫心里思索着自己的事到最后会是什么结局,等上一班的两人有了鼾声,丁正用手捅了捅余枫,又把两根手指放在了嘴边,轻轻的走到放碗的水泥台子旁边,余枫不明白啥情况,就跟着他走了过去。

丁正指了指在西南角房顶上的摄像头,轻轻的说:

我有烟,你站着,我蹲下先抽两口,你再抽。

余枫稍微抬头看了看摄像头,又看了看丁正,点点头。

丁正蹲下,从水泥台子的最下面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又摸出一根火柴,在水泥台子上划了几下,一点火光闪过,他急忙点上烟,然后把火柴扔在地上踩灭,又拾起来握在手心里。

丁正抽了半截就站了起来,把剩下的半截递给余枫,压压手示意余枫蹲下抽。

余枫烟瘾很大,一条两包,只不过今天太紧张了,恐惧加忐忑,倒也没感觉别扭,只不过闻到了烟味,就勾起了烟瘾,半支烟也就几口的事,完事后,两人把烟屁股和火柴棍,都扔进了蹲便的下水道。

两人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只不过距离有所拉进,丁正小声说:

哥们,在这里记住别炸翅,就没人整你,以前我进来的时候,啥都不知道,就吃了大亏,被胖揍了一顿,进来的次数多了,也就学聪明了,再也没吃过亏。

余枫好奇的问:

你进来多少次了?

丁正说:

记不清了,不是六次就是七次。

余枫问:

因为啥啊?

丁正说:

这么说吧,在大街上有根绳子,我就捡起来拿回了家,到家才看到绳子那头有头牛。

余枫不出声的笑了笑,丁正原来是小偷,就又问:

每次都是因为绳子和牛?

丁正轻轻叹了口气说:

嗯,爹娘离婚了,我跟着爹过,后来他娶了个二婚,那娘们嫌弃我是个带把的,就让我跟奶奶过,爹做不了她的主,就把我扔给了奶奶。

奶奶只有五亩多地,一年到头除了吃喝,基本剩不下什么,原先两个姑姑还会给奶奶买点东西,给点钱,自从我跟着奶奶,俩姑姑来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到后来干脆就不来了。

余枫又问:

第一次偷东西时,害怕了吗?

丁正说:

这事,就小孩没娘,说起来话长了…



人们面临未知的事物时,都会用以前的经验做为基础,来衡量它的好坏。


经验,所有人都以为是总结事的,其实大错特错。

经验是总结人的,绝不是用来总结事的。

人类社会每隔一段时间,所有的东西都会经历一次变革,有可能连三观都会颠覆,所以说,如果拿经验来总结事,恐怕就会尸骨无存。

我是80后,那时候的老人,尤其是有些钱的老人常说的一句话就是:

我就没文化,不也挣到钱了么!!!

这话放现在就不咋好使了,那时候10000个人里有10多个大学生,现在呢?

1000个人里恐怕也不止20个大学生吧。

那时候赚到钱的人,不是因为他没文化,而是因为所有人都没文化!

而现在所有人最低都是初中毕业,大学生都用笸箩收了,你再没文化试试?

可能有人会说,人家那些初中毕业后就工作的人,现在挣得钱不比我们少。

你的眼界太狭窄了,我说的是赚大钱的人,你非要拿挑大粪修马桶的跟我说的人比…


很多人都喜欢拿自己的个人经验当成万能油,并且愿意在别人遇到事的时候,给人家上一课,以证明自己的正确性。

经验,除了技术工种,其他的都是总结人做事的规律,重点是人。

不一样的时代背景下,做事的方法绝对不一样。

从人类有文明那天起,原来出门骑马坐轿,现在出门开车叫滴滴,只是工具不同而已,前提都是人们想外出。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怎么做到的?

只要战场上是人在做事,那就一定逃不出人性的魔咒。

以前随便弄几张美女图,大把色狼追着跑,如果现在再引男粉,你试试还好使不?

不是男人不好色了,而是对那些赤裸裸的美女图免疫了,这就需要我们改变引流方法,也就是人们说的套路升级。


多总结人,少总结事,时代在我们不经意间就变了,如果还用以前做事的经验来面对未知的事物,最后吃亏的永远是自己。


公众号:老卒子

标签: 老卒子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