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大概:5010字

阅读时间:10分钟

干货程度:★★★★★


你好,我是钱哥,我们又见面了。

以前我以为人生最美好的是相遇,后来才明白,其实难得的是重逢!

今天继续给朋友们分享钱哥的个人成长经历,让更多小伙伴了解到我,也希望你们能从我的经历中寻得属于自己的一份收获。

说来也有趣,五六年前的钱哥也算是活生生地活成了他人眼中网络避坑的经验指南教科书了。(赶紧抽支华子压压惊先)


4

“即使身处沟渠,也不要忘记仰望星空!”


——王尔德


我因为网络而导致高考落榜,又通过复读才考上大学。


在接下来的3个月时间里,我决定去厂里做暑假工赚钱,以此来减轻父母身上的担子。


其实说来也巧,我的两个发小,也都复读了,所以我们的时间线是一样的,我找到他们和我一起进厂里工作。


只是后来他们看了厂里的生活环境和工作强度,觉得没必要这么辛苦自己,于是都选择离开了,只有我坚持了下去,因为我没有退路。


厂里的工作时间是早上8:30-12:00,下午是2:00-6:00,晚上加班7:00-9:00。


每到一个新环境,都会有刷新自己认知的事情发生,在厂里就更不用说了。


上班前一天,我需要把生活用品都搬到厂里的宿舍,我惊讶地发现这里竟然是男女混合宿舍的模式,这一间宿舍是男生,隔壁或者隔几间就是女生宿舍,这让我这种在学校习惯男女生分楼住的新手着实不太习惯。


第一天上班,我被安排到厂里3楼的组装部1号流水线上负责给玩具打螺丝。


一条流水线的工作台很长,两边可以坐下十几二十多个人,每个人负责自己的部分,从玩具的组装到打包封箱。


比如我是负责给玩具上螺丝的,当前面的人把玩具各个部分都组装好后,玩具就会随着转动的载货绿皮带来到我这。


我就需要从工作台上中间的那条载货绿皮带上拿到玩具,迅速用电钻打上5枚螺丝,然后再放回皮带上,让它随皮带流动给后面封箱包装的人。


说时迟,那时快,工作台上那条载货的绿皮带那不是一般的快!


我在皮带上拿起一个玩具,第三颗螺丝还没有打完,在我面前的绿皮带就把两三个玩具送到后面了。


然后我就会听到一阵阵带着尖锐语气的牢骚话传上来——“前面打螺丝的,这里有好几个货没打螺丝啊。”


我也会随声附和——“我是新手啊,体谅下体谅下,我马上就去拿上来打螺丝。”


所以那段时间,我总是在一阵阵叫喊声中,来回奔波于我的工位与打包封箱的岗位之间。


后来我学聪明了,看到有玩具快从我眼皮底下溜走的时候,赶紧先拿起来放在旁边,把打完螺丝的玩具再放下去。

伴随着厂里的铃声响起,是下班的声音。我发现大家走路都行步如飞,非常急促,这不就是去吃个饭嘛,不至于不至于。


至于啊!我的天啊!


这哪是在吃饭啊,这简直就是在抢饭啊!大伙们就像刚放监一样,而我的脚步也变得急促起来了,晚了的话,我怕是只有洗饭桶的份儿了。


我需要先去排队打菜,等轮到我的时候,看着窗口后面的菜品,我那满怀期待的眼神逐渐暗淡——土豆拌肉、豆角拌肉,大白菜等等,心都凉了。


好不容易挤进饭桶里打饭,发现饭也是煲烂了的。


我在饭盆里饭菜搅得天翻地覆,也没发现哪怕一丁点的肉丁……


我此时此刻真是无比想念家里的粗茶淡饭啊。


一周下来,我是觉得在流水线上的工作量虽然大,但都是些简单重复性的工作,慢慢习惯后也还好。


直到我被临时调到压玩具轮胎的工位上,我才真正体验到什么叫做惨绝人寰!


所谓压玩具轮胎的工作,即是需要通过手动操作冲压器,把从外包公司做出来的半封闭轮胎打出一个大孔,从而才能把玩具轮毂镶嵌进去的工作。


这事的起因是我这条流水线上的组长,看我是个小年轻,比较结实有力,于是将我调去压轮胎,因为手动操作的冲压器,每次都需要很大的力气去压,才能将轮胎压穿出一个大孔。


刚开始做这事儿的时候,我也觉得没啥问题,换换环境,使使力气,还能锻炼身体了,我早就不想在那里打螺丝了,一点意思都没有,还是在这里压轮胎好。

大概两个小时之后,我觉得其实打螺丝也还是非常有意思的,偶尔还能听到后面阿姨大叔和蔼的叫唤声,多好。


而在这里压轮胎好啥好啊,我的右手都快失去知觉而麻木了!我甚至都已经换左手在打了,这里累了又不能歇息,不然组长又会来骂你,扣你工资。


就这样反复交替手来操作,一个下午的时间算是被我熬过去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抓筷子的手都在发抖,我甚至都无法将菜夹到自己的嘴上,因为手臂实在是抬不到嘴巴那个高度了,那种感觉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试过?


所以我只能弯下腰来,慢慢地把饭扒进自己的嘴里。


那一刻,我突然发现,自己这样吃饭的姿势,像极了外面的狗低下头去扒饭吃的样子……


吃完晚饭后,稍作休息,便要去加班了,我是靠左右手同时操作冲压器才算勉强度过这煎熬的时间,打出了一麻袋多些的轮胎。


晚上加班后,在回去员工宿舍楼中,家里打电话来嘘寒问暖了,我停在四楼过道的角落里,一阵阵凉风吹打在我的脸上,我接起了电话。


即使我在这里过的生活非常艰难,但是对着电话的那头,我都是报喜不报忧,或许是自己长大了吧,爸妈含辛茹苦地把我养大,也不想再让他们担心受累了。


我和父母聊完电话之后,把手机塞进口袋,顺手拿出包烟,点上一支。


我看着天上的星星,喷云吐雾之间,突然想起了王尔德说过的一句话——“即使身处沟渠,也不要忘记仰望星空!”


“天知道明天还会有什么鬼东西在等着我。”我踩灭扔在地上的烟头如是说道,便回去宿舍洗洗睡了。


明天一早我来到原本打螺丝的工位上,位置还没坐热,组长就喊我回去昨天压轮胎的工位上,把昨天压好的轮胎,继续用冲压器把轮毂压进轮胎了。


我一阵苦笑,看着那一麻袋的轮胎,再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心想,自己选的厂,跪着也要把轮毂压完在轮胎上。


还好这样的工作持续两天就结束了,因为那个工位上的工人请假回来了。而这两天的工作量,我感觉比我在家锄地还要辛苦不知多少倍啊!


我在厂里工作了两个多月后,发现这里的员工几乎都是不请假不休息的,非常拼命,起初我觉得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么高强度的工作,身子熬坏了岂不是得不偿失?


可直到我遇到了荣哥,我才理解了这些人背后的辛酸。


荣哥是我在厂里的舍友,同时他也是3楼组装部3号流水线的组长。经过这一个多月的相处,我跟他算是玩的比较好的朋友。


这天夜里,我加完班,正走在回去宿舍的路上,突然荣哥在背后喊住了我,想让我和他一起去吃个宵夜,我也闲来无事,便答应了他。


我们坐着大路旁边的小摊里,点了几个菜和叫了些酒,起初我们都是在聊一些关于厂里那些坑人的工作,家乡的风土人情,我才知道荣哥的家乡是在梅州一个偏僻的小乡镇里。


后来,荣哥喝了些酒,眼神中慢慢流露出一丝伤感。他说,自己没读到书,也没有其他的本事,在这个厂里也工作两年多了,每天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做好本职工作,升为组长,可即便省吃省喝也存不下多少钱,今天家里还来电话,弟弟快要上学交学费了,又要打钱过去,父母的身体也不好,时常也要钱买药治病。


这俩年工作下来,自己身上也就剩两三万块钱了。虽然说厂里是包吃住,每个月加加班也能有五六千的工资,可自己也只能存到这点钱,连老婆本的一小半都没有存到,自己都快三十岁了。


荣哥的梦想一直是想在这里娶个老婆,组建一个家庭。


听完荣哥这席话,也令我眉头不展,黯然神伤。


这也让我想起了我在厂里认识的一个姑娘,她是在荣哥负责的3号流水线上工作,同时也是高考后来到这里的暑假工。


我们相识是在饭堂里,当时我手捧饭菜,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很快就被荣哥看到了,他叫住了我,示意让我过去跟他拼桌吃饭,我走过去坐了下来,就开始跟荣哥吐槽这里的饭菜多难吃,而荣哥只是笑了笑。


忽然,一张白皙精致的脸蛋出现在我的视野中,她缓缓走来,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楚楚动人,直到她坐到我的面前,我愣了一会儿,看向荣哥,发现荣哥竟然也在看着我……我不好意思地抿了一下嘴,说了声,吃饭!


这时荣哥开口向我介绍:“这位是阿慧,我那组上的人。”


我点头示意,继续在扒着饭吃,更不好意思抬头了。


接着荣哥又开口向大家介绍:“这位是我的舍友,阿辉。”


我差点没把饭喷出来,连忙咽下嘴里的饭菜,说着:“你们好。”


只见阿慧接了一句:“你好呀~”


然后我全程没再说话,只是听他们在聊。事后我跟荣哥说:“这未来嫂子可以啊,荣哥。”


荣哥赶紧打住:“我哪有这福气啊,这也是学生妹,我看你挺适合她的啊。”

我也赶紧应付一句:“我哪有这福气啊……”


可我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老实。


往后的日子,我都是偷偷地跟在荣哥后面去吃饭的,阿慧很经常跟着荣哥或者他们小组上的人去吃饭的,然后我就可以很巧合的碰见,又可以顺便拼桌吃饭啦~慢慢地我和阿慧就有说有笑,渐渐地就只有我们俩在一块吃饭了。


现在仔细回想起来,当时在饭堂,我感觉荣哥是有意在撮合我跟阿慧。


往后的生活,我们经常出来吃宵夜,也时常在宿舍楼顶天台上畅谈人生,阿慧慢慢跟我说起了她的家事,我也跟她聊起了自己的事情。她人挺好的,性格温顺友善,爸妈都有工作单位,她在厂里工作也是不顾爸妈的反对,来体验生活的。


多好的女孩子,可我却不敢高攀。是我的自卑和懦弱,让我不敢再奢望向前一步。就像荣哥一样,没有老婆本,哪敢奢望娶老婆。


在这顿宵夜的后半场交谈里,我也在荣哥的言语中知道了为什么这里的员工几乎都不请假不休息,难道他们不想吗?只是他们不敢啊!他们背井离乡寻找工作,身后或多或少都背负着一个家庭,一份责任,甚至是最后一份希望!只要干不死,就往死里干!


夜深人静,茶余酒后,我说,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了,明天还要上班。


结账的时候,我说,我的钱也是用来吃喝的,我来买单就行了,可荣哥却说,你还年轻,好好存钱,把钱用在学费和生活开支上,这年头,赚钱太难了。转眼间,他就把账给结了。


我搀扶着微醺的荣哥回到宿舍,酒后不能马上洗澡,我就让荣哥先睡觉了。而我则是走到外面的楼道上吹吹风,点上支烟。


我在想,我的暑假打工生活也快结束了,在这里,其实最难熬的不是日复一日的为玩具打螺丝,也不是偶尔被调去压轮胎轮毂或是更苦逼的岗位上工作,真正最难熬的是上班时的无聊和下班后的孤独。


上班时你的工作基本都是固定的动作,这时候你是非常无聊的,你要让大脑去想一些东西,不然时间会特别难过;而下班后基本没有娱乐生活,朋友就更少了,大家都累,只想回去洗澡睡觉玩手机,你如果有点心事情绪或压力,无法得到舒缓,你会感觉到格外的孤独……


再想想自己,虽然高考失利,但是通过复读,起码还有书读;虽然家境贫寒,但是家人在每日三餐也能欢聚一堂;虽然工作艰辛,但是起码四肢健全,也该知足了吧。


就在我要离开工厂的前两天,我那条流水线上的组长因为操作失误,好像被自动冲压器压断了手指,那场面令人触目惊心。


两天后,我们暑假工的工期就到了,要离开这里了。我告别了荣哥,来到了宿舍楼顶的天台上,果然看到了站到厂门里似乎在等待着谁的阿慧。


没错,她确实是在的等我。


因为在跟荣哥告别的时候,他跟我说,阿慧让他转告我,我的电话打不通,她在大门处等我,有事跟我说。


我默默点起一支烟,把没电关机的手机塞进口袋,想着我们即使在一起了,也会因为家庭环境和各种因素,最终导致分离,与其这样,还不如保存这份美好的回忆,直至一生。那时候的我想得太明白又顾虑太多了,活得很累。


我知道自己的性格,我有信心可以很努力去坚持做好一件事情,但是让一个女孩子在我还没有任何成绩的时候持续给我陪伴和为我付出后又能得到好的结果,这件事情上,我却没有信心和把握。她值得拥有更好的……


我也曾在荣哥那里听说过——努力、拼搏、真诚、自信、有责任、肯坚持、性格好、懂感恩,这些就是你的优点和能力,正因如此,阿慧才会喜欢上你。


可直到阿慧坐上最后一班晚班末班车,我都因为自己的懦弱和胆怯,始终无法踏出那一步,眼睁睁看着她失望地离开了……


那种感觉,真的要比我眼睁睁看着汗水流进眼睛里,那股疼痛感,要难受上百倍!


不管怎样,我都已经要比很多像荣哥这样的人要幸福了,所以我更应该要为了更好的生活而拼尽全力去奋斗去赚钱,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让自己的人生不再留下遗憾!


就这样,那颗无论如何都要拼命赚钱的种子在我心里慢慢开始生根发芽了。


如果以后我不能好好地赚钱,这种眼睁睁看着自己喜爱的人,就此离开自己的心痛感觉,还会有更多更多……


公众号:钱教主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