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卒子:卒记~1

网络转载 49 0
下午的斜阳洒向大地,一处高门大院被并不炙热的阳光分成了两部分——明与暗。

两个人的背影被拉的很长,由明往暗不急不缓的走去。

后面的人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头上的帽子戴的很正,看上去有点不怒自威的感觉。

前面的人上身穿着半袖,下身是牛仔裤衩,脚上是一双拖鞋,手上的“白金”手镯说明了一切。

两人经过一排外面是粗号铁棍焊成的全封闭的铁笼子,笼子有两个门,一个是进笼子的,另一个是通往笼子里面的小屋子,在三号铁笼子的门口处停了下来,后面的人上前,拿出一串钥匙,找到写着“3”的那把,干净利落的打开锁,推开门,然后又拿出一把钥匙,把另一人手上的手镯打开,说了声:

进去吧,记住,别闹事。

手上没了手镯的束缚,那人晃了晃手腕,一步踏进那间铁笼子。

戴帽子的人随即上了锁,扬长而去…

铁笼子的地面是石灰造的,光滑平整,但有些许暗红色,后来才知道那是人的血,时间长了干涸形成的。

他来到笼子里的那扇门前,轻轻的推开了门,里面十多个坐在小板凳上正在干活的光头正朝门口瞅着,看了几眼,也就继续忙手里的活了。

屋子里有左右两个通铺,说是铺不如说是石灰台子,高约60公分,从北墙面一直到南墙面,铺上只有一张人造革,在两个铺最里面的角上,各有一摞被褥,说不上平整,就是东倒西歪的码在一起。

左边铺上有三个人正在打牌,也是坐着小板凳,其中一个头比较亮的家伙,看到有人进来,招了招手,意思是近一点说话。

门口的人也不知道是出于恐惧还是别的原因,看到那人的手势,就趿拉着拖鞋走到三人身前的铺下。

亮头开口问:

什么事儿啊?

那人答:

打了人,也不知道是什么事。

打牌的其他两人中,一个留着板寸的人说:

打人不是寻衅滋事就是伤害,小子,你把人打啥样?

那人说:

好像肋骨断了几根,腿也折了。

三人中最后一人也开口了:

行啊,够猛的,因为啥?

那人说:

他说我家穷,我弟弟一辈子也讨不到老婆,还说我老婆迟早也会被别人睡了,他爹还说,俺爹是个窝囊废,一辈子只会种地,啥本事没有,生下我们两个也是打光棍的命。

我弟弟气不过就和他爷俩干起来了,吃了亏,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跑回家,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我,我顿时火冒三丈,拎了把铁锨就去了他家,他爹出去玩了,他在家,我上去照着他的腿给了一家伙,他就躺那了,呲哇乱叫,我又用铁锨把锤了他胸口几下。

一边打一边说:老子家是穷,可没吃你一粒米,老子管不住自己的老婆,她给我戴绿帽子那是老子乐意,老子的弟弟讨不到老婆,一来是还小,二是没找到合适的。嘴长你们身上,爱说什么说什么,老子管不着,但你TMD爷俩打我弟弟一个,老子不答应,今儿我把话撂这,有事老子顶着,你爹教育不好你,老子可不惯着,一会我就去找你爹,你给我等着,这事没完。

铺上的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头比较亮的那人说:

你叫啥名?

那人开口到:

余枫。

——未完待续——


响屁不臭,臭屁不响,这是古训。


当你经过岁月的洗礼,见过很多放屁的人时就会发现,有的人放屁无声无味,有的人放屁声大且臭。

古训说的只是一般情况,二般情况古训没说,人们就不知道,就算见到也理解不了,这就是古人教化的力量。


项目,本身并不能产生收益,能使项目产生收益的只有两条路:做项目、卖项目。

有人默默无闻的做项目,闷声发财。
有人摇旗呐喊的卖项目,高调收钱。

有人边做边卖,一手抓做项目收益,一手抓卖项目的收入。

有人告诉你说,卖项目的都不做,做项目的都不说,你笑笑就行了。

告诉你的人是什么身份,他只能把他了解的世界告诉你,而你并不在他的世界里活着。

脑子是自己的,不要装太多别人的东西,因为你不永远知道,别人想往你脑子里装点什么玩意。




公众号:老卒子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